關於奇美部落

位於秀姑巒溪河階地形的奇美部落

位於秀姑巒溪河階地形的奇美部落

  • 對許多外地人而言,奇美是個充滿了傳奇色彩的部落。

    因為:

  • 奇美是阿美族的文化發源地,擁有豐富的文化資產。
  • 早期因為奇美交通不便,部落接受現代化與漢化很晚,一直處於傳統封閉的狀態。
  • 奇美部落一直到民國53年才有電,民國75年部落聯外的瑞港公路才開通,民國81年才有電話。
  • 一直到民國七○年代,部落居民仍普遍居住在傳統的茅草家屋裡。
  • 到現在奇美部落仍然相當完整的保存許多傳統的智慧,年齡階級訓練的機制也依然嚴格的傳承下去。
  • 奇美的傳統文化不是老人家口中的傳統文化,依然是活生生的傳統文化,具生命力的傳統文化。

年齡階級訓練

我們老人家和部落要鼓勵家裡有男孩子的,要讓男孩子去參加年齡階級和捕魚祭(Komolis)。

參與了年齡階級的訓練,他才知道什麼是兄弟、什麼是團結、什麼是敬老尊賢、長幼有序,他才知道什麼是吃苦。

如果每個家庭都阻止自己家的男孩子去參與年齡階級,這樣的部落像話嗎?
在年齡階級所接受的訓練是多方面的,是經過深刻的磨練,提升孩子的抗壓性。

那些沒有參加年齡階級的孩子,都不會想到部落,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家,只會想自己在外面要怎麼發展。

從來在奇美部落有參加年齡階級訓練的男孩子,都不會去外面做壞事、殺人放火。

唯有沒有參加年齡階級的才會在外面出事情。

男孩子沒有加入年齡階級,接受嚴格的訓練,他憑什麼有資格參加捕魚祭(Komolis)?我們也不要隨便讓外面的人來參與我們的捕魚祭(Komolis),這樣會破壞我們的組織。

我們要延續、加強我們的組織,現在我們就要討論,沒有讓男孩子參加年齡階級的要怎麼罰?下次聚會我們要討論提出,如果父母親不讓孩子參加年齡階級,要怎麼罰?

(奇美部落前頭目Osen蔡松吉在老人聚會時的講話。)

奇美布農族的遷移口述史

說故事的人:Tiayan(許幸福)、Kaysol(江瑞芳)

訪談人:Kacaw(謝玉忠)、Falahan(吳明季)

整理:Falahan(吳明季)

奇美的布農族大部分是從南投地利搬到花蓮馬遠,再搬來奇美。

屬丹社Takivatan。在民國41-43年期間,總共有三個家族搬來奇美,最早是民國41年王家(王德旺的爸爸最早到,他們從馬遠先搬到紅葉,再搬到奇美),然後是田家(田本男,布農名Televos最早到,他們從馬遠直接搬來奇美),再來是許家(許幸福的爸爸最早到,從馬遠搬到清水,再搬到奇美),許家是最後來的(民國43年到奇美)。

剛來的時候沒有幾個布農族人。

現在在奇美,田家和許家是比較大的兩個家族,王家的家族比較小。

這三個家族還住在馬遠的時候,是指馬遠的舊部落山上(日本時代的學校在現在墳墓的後面山上,那邊有平的土地),不是指現在的馬遠。海岸線的布農族(高山、南溪部落)有許多也是從馬遠遷移過去的,跟奇美的布農族也有親戚關係,許牧師笑說他們在海邊住久了,變得跟阿美族一樣很會抓魚。

但海岸線的布農族部落的遷移較為複雜,並不完全是從馬遠遷徙過去的,有的是從卓溪的中平、太平遷徙過去。

許幸福牧師家族是從馬遠搬到清水,住了一段時間(5-6年)後才搬到奇美部落,許牧師的爸爸從他的親家(田本男的太太是許牧師爸爸的堂妹)那邊聽說奇美這邊的土地沒有石頭,土地很平坦,他們來奇美這裡不只是看土地,他們還看這邊有很多獵物,哇!有山豬、還有山鹿……,以前奇美這裡都是整片的森林,阿美族住在那邊一塊小小的地方。

他們發現以後說,這邊不錯,地又沒有石頭,又那麼多動物,於是就搬來這裡定居。那時候許幸福牧師還小,就在奇美這裡讀書了,他在清水的時候讀過一年級,來到奇美後又從一年級開始讀,他比同學都年紀大(大約大三歲)。

許牧師笑著說:「所以人家說我很聰明,哪裡很聰明?因為我很老了才畢業,比同學都年紀大。」

剛來這邊生活的時候,許牧師說:「哇!我們那時候爸爸媽媽他們很累!」許牧師的阿公(爸爸的爸爸)在奇美過世,他們剛來奇美的時候,沒有在平地耕作,都在山上生活,後來許牧師的姊姊(也就是江瑞芳頭目的媽媽)先生過世,也搬來奇美,後來才再嫁給田東來。許幸福和江瑞芳兩個甥舅相差五歲,從小一起長大,小時候常常打打鬧鬧。

許幸福認為搬來奇美跟阿美族在一起的好處,第一個:阿美族人種的農作物常常被山豬吃掉,阿美族人常常晚上守在田邊的工療要趕山豬。布農族來了以後,布農族人有槍,阿美族人有狗,會用換工(阿美族說Mipaliw)的方式一起去打獵,以前阿美族的老人很好商量,阿美族人帶著獵狗追獵物,布農族人在某個地方等,阿美族人將獵物趕到布農族守候的地方,打到山豬後就一起分肉。第二個:宗教的福音宣教,以前奇美阿美族最早信主,接受基督教的是mama Fayo(蔡照明的爸爸,後來他因為Mikatafo嫁給他的老婆,改信天主教。)和眼睛看不見的mama Pahaw(謝德和的舅舅),後來布農族Telefos(田本男)成了布農族最早的宣道師,布農族和阿美族搭配宣教,家庭禮拜在一起,一起換工(Mipaliw)、一起工作,一直相處、生活、信仰在一起,於是布農族和阿美族的感情慢慢建立,並且很融洽的生活在一起。

那時候大約是民國44-45年左右。

基督教(長老教會)剛開始來奇美宣教的前兩年,阿美族和布農族是共用一個禮拜堂(在現今墳墓的下面),後來為了語言的關係才分開。

許幸福牧師認為來奇美部落很好的地方,是阿美族和布農族可以和睦相處。

例如布農族喜歡到秀姑巒溪對岸打獵,因為對岸獵物比較多,要過河時,阿美族會幫不會游泳的布農族推竹筏過河,回來的時候,阿美族會划竹筏去接布農族回家,打到獵物的布農族會分享山肉給阿美族。

許幸福牧師說,從以前一直到現在,奇美布農族和阿美族的相處真的很不錯,沒有發生過什麼很大的問題。而且許幸福牧師民國64年開始在奇美牧會,做傳教的工作,當時布農族和阿美族的基督徒還有阿美族的天主教徒會打成一片,一起過聖誕節。

許牧師說那個時候的聖誕節很活潑,不管哪個族群、哪個教派會一起合唱,一起舉辦聖誕節的活動。

奇美草

奇美部落的地名原來是源自於一種草。

這種草的阿美族名字叫做「Kiwit」,以往在奇美這個區域很多,尤其在水源地一帶更是盛產。我們部落就因為「Kiwit」這種草叢生而叫做「Kiwit」。日據時期日本人將「Kiwit」的地名譯為「奇密」,應該是取近似音翻譯的,一直到現在瑞穗這一帶的閩客族群,稱呼奇美部落的方式,依然是習慣沿用日據時期的「奇密社」(台語或客語)。國民政府來了以後呢,又將「奇密」改成「奇美」。以中文的觀點,「奇美」當然是好得不得了的名字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東管處前處長張永仁曾經跟我們說過:「奇美部落!光聽名字就很棒了。」想想,的確是啦!只是對我們奇美長大的小孩子而言,Kiwit這種草就是小時候會拿來捆綁木材啦!或者會拿來給牛吃的,小時候根本就把它看做是雜草,根本沒想到後來從「Kiwit」演變成的「奇美」,會引發外地人這麼多美麗的遐思。(想想,還真是不錯!)

Kiwit這種草很特別,它的葉子長長的,會纏繞在其他灌木或樹林上。最特別的是,它攀緣其他東西的細長部份,是葉軸而不是莖,它真正的莖極短,匍匐在泥土裡,地上可見的部份是葉子。還有更有趣的是,Kiwit的葉子可以無限制的生長、延伸,不像一般的葉子只會有一段明顯的生長期就不會長了,這使得它的葉片就好像藤本植物一樣,往往可長達數十公尺,所以Kiwit的葉子被列為世界上最長的葉片之一,怎麼樣夠厲害吧!

冬天的時候,Kiwit這種草會有些枯萎,但是它並不會死,春天的時候又會長出更多的嫩葉(其實是學術上說的羽狀複葉又長出更多的羽葉),它是多年生的攀緣草本植物。我發現Kiwit喜歡長在潮溼的地方,但是它又會利用能捲曲的葉軸攀緣其他草木,目的是要爭取陽光進行光合作用。這種植物呢,以孢子來繁殖,生命力極強,質地堅韌。所以奇美的人喜歡引申Kiwit的意含,說我們奇美人的生命力就像Kiwit一般的堅韌。

以往奇美人結婚的時候,會用Kiwit來自己做捧花,或者用來佈置婚禮的會場。小孩子會拿Kiwit來當項鍊的繩子,用來串一些小果子或花瓣,然後自己覺得很漂亮,到處獻寶。這種美麗又特別的草呢,它的學名叫做「海金沙」,但是我們奇美人喜歡叫它「奇美草」。

誰說它不是「奇美草」呢?它本來的名字就叫做「Kiwit」嘛!這是正宗阿美族觀點。謝謝收看。(鼓掌)